华容道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> 三百五十一章·“我请求你,成为我身边唯一的人。”

三百五十一章·“我请求你,成为我身边唯一的人。”(1 / 1)

【黄昏中,一对人影映入我的眼帘。】

【他们手拉着手,一步步远离我,似在渐渐离我远去。】

【我叫喊着,要去追,却追不上。】

【而后他们回过了头。】

【他们笑着说,苏凛啊,你看呐,你看到那些的人们了吗,他们都在对着你笑啊。】

【……】

【然后所有人都开始看着我。】

【……】

【……】

【人们当用言语美化他们的愚行,当用权利引导他们的愚昧。】

【而在牺牲当前,他们远比我想象得更为坚强。】

【他们要做的,要牺牲的,我将成全他们。】

【即使这种做法是错误的。】

【……即使我们是错误的。】

【……】

【我爱着他们。】

【我爱这光辉灿烂的天国。】

【……】

【为此,我将以永生“禁锢”于我。】

【这样的下场,是不是太便宜我了呢?】

【……】

【如果觉得这是邪恶。】

【那便当它是邪恶吧。】

……

苏式离开了。

苏明安走向自己的房间,却注意到隔壁房间有线索洞悉的提示。

他进入那间房间,找到一本破旧的日记本。

在这本日记本上,他看见了苏凛的名字,并看到了这么一段话。

且为第一人称。

这是苏凛的一本日记本。

日记本只写了个开头,后续全是空白,看起来是写日记的人没再继续写下去。

他将日记本合上,回到房间,开始夜间环节的第三关卡。

他依旧是像上一周目那样,将卑劣者派出去挖矿。

苏明安一直很小心地照顾着卑劣者的情绪,把人当个宝贝捧着,太难的任务不让做,太简单的也不去烦人家。遇见卑劣者的朋友——比如地图上突然出现的一些代表人物的小图标,还会去让卑劣者打个招呼,聊个几句,生怕把人搞emo了。

然而,在魔王城扩建之后,他依旧看到了干脆利落的几句:

【天国的卑劣者受当地军队感化,忠诚度暴跌。】

【天国的卑劣者拒绝返回魔王城。】

【天国的卑劣者决定脱离魔王城,您失去了继承人·天国的卑劣者。】

【尊贵的魔王大人,您可以制定下一位士兵,作为您的继承人了!】

“……”

苏明安思考了片刻,果断回档。

他知道绝对是哪里出了问题,这可是他全能的继承人,应该不会出现这种叛逃的事情。

这一周目,他甚至没怎么让卑劣者出去挖矿,只让人好好待着减少与外界的接触,让郁金香等人奋力争取资源点,好不容易硬生生凑到了八千,卑劣者却又跑路了。

看着那个闪闪发光的人物小图标在沙盘之上消失,苏明安思考片刻。

他再一次回档。

这一周目,他选择直接将卑劣者召了出来,面对面和ta沟通。

木偶人站在面前,显得安静如鸡。

“我的继承人。”苏明安对着对方说:“魔王城需要你。”

【……】

卑劣者的头上跳出了这么一行省略号。

“为了对抗即将前来的勇者,将这片土地传承下去,我需要你的力量。”苏明安说:“你是我最为看好的人,是我唯一的传承者。”

【……】卑劣者依旧不言不语,似乎没有要回应的意思。

苏明安又试着说了几句,对方却依旧一动不动,像是没听见他说话一般。

忽地,苏明安想起了这个夜间关卡的中二说话尿性。

他轻咳了一声,犹豫了片刻。

看着眼前石像一般的卑劣者,他忽地张开双臂。

“——我亲爱的传承者啊。”

苏明安的语气突然变得极为激昂:

“我是守卫城堡的伟大魔王,即将和之后要前来挑战我的勇者决一死战!

“作为魔王,我无恶不作,我烧杀抢掠,我毁灭人间!

“然而。”

他咳嗽一声,表情如唱戏一般,忽地变得无比沉痛:

“……我的实力极其有限。

“我欲向这世间倾泻我的愤怒,让黑暗笼罩这个世界,让无尽的火焰灼烧整片土地,让人间沦为血狱……却苦于缺少一个最为信任的人。

“请允许我……任命你为我的唯一继承人。

“你将是我最为需要的,也最为信任的继承者。

“让我们一同席卷罪恶的火焰,让黑暗笼罩这片大地,让人们叫着我们的名字走向死亡,让这片土地再也没有光明……

“我信任你,卑劣者。

“我请求你,成为我身边唯一的人。”

语声到此为止。

弹幕已经开始尴尬:

【我草,怎么突然来波尬的,我还没准备好。】

【代入感很强,我已经开始脚趾抓地了。】

【米娜,这应该是说来给卑劣者听的吧,毕竟这夜间环节的背景就这样……】

【糟了!这游戏被他给玩明白了!】

【该来的还是来了,这波啊,这波叫融入其中。连个木偶人都要说一波,这叫传统。】

【你们不觉得现在第一玩家的状态有点眼熟吗?你们都觉得他是在装吗?】

【我怎么也觉得似曾相识,好像也在哪里看过这一幕……我觉得挺真实的。】

【我觉得这感情很真,像是真的在很投入地邀请人一样。】

【指路第一世界。】

【那也太远了……还得翻录屏……】

【没人求你看。】

【……】

苏明安看着眼前的木偶人。

在他说完这段话后,木偶人头上的省略号消失了。

片刻后。

一行新的白字,在木偶人的前方缓缓浮现。

【我明白了。】

【我爱着这片土地罪恶的所有人。】

【魔王大人!请让我继续协助你吧。】

【即使这样,我会……】

……

“叮咚!”

【天国的卑劣者信任度到达70点。】

【恭喜魔王大人!开启了士兵·信任度面板。】

【从现在开始,您的所有士兵,都会存在对您及魔王城的信任度。】

【士兵对您的信任度越高,则任务的完成度越高。信任度越低,则士兵在完成任务时可能出现脱逃现象,信任度低于50点时,士兵可能出现背叛现象。】

【魔王大人,您可以派遣您的继承人与其他士兵聊天,或完成士兵的个人心愿,以提升他们的信任度。】

【与继承人直接对话,将提升继承人的信任度。】

【当继承人信任度到达100点时,继承人将自主培养再下一任的继承人。】

【魔王大人,请改变这片土地的一切。】

【驯化人们,令他们臣服,在他们的血肉上刻下魔王城的印记。】

【……】

【您将使仇恨得以永生。】

……

苏明安确实没想到这个放置游戏还有忠诚系统,怪不得前几周目卑劣者一直逃,原来是他这个领导没有发布任务目标,让员工没有上进心了。

他改变了策略,一边继续进行派遣,一边争分夺秒地,让卑劣者和每个重要的跟随者都聊上一通,把一些信任度较低的跟随者状态强行拉了上来。

这些跟随者回应的话语各异,都极具个人特色。有的听了卑劣者说的话,立刻便表起了忠心,有的态度则显得无所谓,有的还在发表他们自己的感想。

【郁金香:命运是盲目的,而我肩负起了这些。我将坚持活着注视着一切,使得他们得以重拾尊严。】

【黑色眷恋者:不必与我谈论这些,我会保护好郁金香的,请继承者放心。】

【神圣之辉:吾将传递魔王大人的一切意图,不会扭曲魔王大人的半句言语。】

【月光守望者:亲爱的继承者,我认为,旧的将被抛弃,新的也将延续,不适合的将被替代,而我爱着军队所有有价值的人们。】

【冰霜统治者:两军之间并无矛盾,我也希望,有一天他们能于魔王大人的统治下和平共处,我们本该毫无区别。】

【蓝色玫瑰:我对此并无感想。继承者,生命重于一切。我只希望我在乎的她会活着,无论以什么形态而活着。】

……

一个个木偶人相继回应着,而苏明安看不到卑劣者对这群人说了什么。

由于他还要兼顾获取资源点,不能一直让卑劣者和这群人说话,他只是在一些空闲时间拉人过来,大部分时间还是让卑劣者出去挖矿,然后调配军队引发双方的斗争。

双方军队打起来,他们之间生出的罪恶才能让他获得资源点。

在途中,他还触发了不少临时任务。比如派遣跟随者将什么大灭魔石带给正在出任务的郁金香,比如定期派人去参加爆发大死亡的围剿活动之类。

等到魔王城扩建的关键时刻,他紧紧盯着沙盘。

那枚金色的人物图标,还在。

卑劣者没有一丝离开的意思。

卑劣者终于不像之前几周目一样,到点了就跑了。

……卑劣者你终于改邪归正了。

……

苏明安携带着空余出来的两千三百点资源点,离开了夜间副本。

他对于夜间副本的主观控制将于第四关卡开始,目前,他已经明白了夜间副本的意义。

他拉开窗帘。

晨光破晓,今天是副本开启的第七天,普拉亚时间上午八点。

……也是现实世界中,所谓的圣诞节。

雪正在越下越大。

他倒头就睡。

算算现实时间,再算上回档时间,他已经快三天没睡过了。这个夜间副本极度削减他的睡眠时间,他必须养精蓄锐。

……

在一天的休息和准备中后,第七天渐渐过去。

卷起手中的地图,苏明安站在魂族之城最高的钟楼之上,眺望下方的鹅毛大雪。

圣诞树的彩灯在雪中化为一片柔柔的光晕,玩家们已经开始离开这座城市。

知道海上盛宴即将开启的他们,也要到普拉亚参与一番。

苏明安已经知晓,海上盛宴的开启时间是第八天的凌晨十二点,也就是今晚。

届时,将由教皇向全城宣告规则。

他并不打算在今晚参加夜间副本的第四关,夜间副本总共只有五关,打完就没了,推后也可以,但今晚十二点是宣读规则的关键时间点,他一定不能错过。

下了钟楼后,他带着塞维亚,阿尔切列夫和齐雅,离开了魂族之城,到达东区。

齐雅便是魂猎情报里那个最近出现的,魂族的强力军师,将几队负责清剿的魂猎队伍耍的团团转。

他是一名混入到魂族阵营里的高端玩家,懂点战争指挥,原先是个老兵,年纪已经有六十多岁了,

苏明安和他谈了几句后,选择将他带上。

如果“海上盛宴”是个战争类的游戏的话,他确实不太擅长,这时齐雅便会有作用。

苏明安为数不多玩过的,与战争搭边的游戏还是《文明》,就是那个不断点击“下一回合”,然后便睡不了觉的游戏。

但若是真让他上场指挥魂族军队什么的,他确实不行。

毕竟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。

齐雅面对他时,即使知道他是第一玩家,态度还有些傲气,毕竟他确实有本事,连塞维亚都将一部分魂族的控制权交给了他。

他年纪也有六十多岁了,自然不太想听一个小上这么多的年轻人的话。

但在苏明安和他聊了一会后,齐雅开始觉得,哎?这是个有点意思的年轻人。

齐雅表示,若“海上盛宴”的规则真与调动指挥有关,他会帮忙。

不过,鉴于一向“自相残杀”的准则,即使每年的具体规则都在改变,具体规则应该也与调动指挥没什么关系。

苏明安也只是想起个保险作用。

他真是稳得不能再稳了。

……

在到达东区后,苏明安发现,这里的人明显少了许多。

周边的房子空荡荡的,店铺也纷纷关门,就连河面上叶一般的小船都消失了。

小河开始结冰,温度似乎已经降到了零下。雪落在墓碑般的黑色平房之上,盖了一层厚厚的雪毯。

此时的普拉亚,像是睡着了一般。

唯有一些地方的西方音乐仍在作响,偶尔有巷子里传来玩家们跳舞和唱歌的声音。

即使到了最危险的海上盛宴开幕之际,这群玩家依然在庆祝他们的节日。

苏明安将早已布置好的花街,作为他的临时据点。

这里已经无人,且有了魂猎的事先封锁,又是阿尔切列夫的快乐老家,巷子错综复杂,适合作为临时据点。

就在他在房内看地图的时候,门帘微动。

金发沾雪的少年掀开门帘,经过室内燃烧着的壁炉。

火光跳动,映在暖色的木板之上,晕在他被冻得微红的脸上。

苏明安转过头,将卷起的地图抛给他。

“来了?希望这次战斗顺利。”苏明安说。

诺尔接过,笑着说着:

“真是的,苏明安,我就没见过比你更稳的了——放心吧,两边首领都给你一人占了,还能出现什么问题?”

最新小说: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