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容道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大明:想摸鱼,被老朱偷听心声 > 83老朱,真是个大写的牛批啊

83老朱,真是个大写的牛批啊(1 / 1)

“臣有罪!臣当罚!”

奉天殿内,蓝玉趴在地上,额头触地,深深下拜。

他此刻脑中,全都是老朱的恩典,以及自己肆意妄为后老朱的宽仁。

“没有陛下,就没有臣的今日。臣还敢妄议天家事物,陷害藩王,臣论罪当诛!”

蓝玉埋在地上的脸,滑落两行热泪。

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就觉得很难受,喘不过来气,压抑、憋屈。

【老朱真牛批啊!这气场足的,也就是劳资有系统,不然也会被低气压搞的喘不过来气吧?】

【瞧蓝玉,一位战场宿将,竟被老朱搞崩了心态,真是个大写的‘牛批’啊!】

【接下来就该是蓝玉被推出午门斩首了吧?老朱,你还是逃不过杀星皇帝的宿命啊!】

【迁延日久,连坐甚广的蓝玉案,就这样要拉开序幕了嘛?】

听了朱权的心声,朱元璋表示:权儿,你猜错了。

朕既然废这么大功夫让蓝玉忏悔,朕怎还会杀他?

朕是要收他蓝玉的心啊!

以往,没有权儿你,朕又没几年好活。

如蓝玉这等虎将,标儿也好,允炆也罢,都驾驭不住的。

所以朕应该会杀了他们,以绝后患。

如今嘛?

标儿要被废掉太子之位,挪出东宫。

允炆那孩子在塞外做辅宁郡王,朕准备再过几年,酌情拔他为藩王,替你镇守大宁府。

未来惩继大宝、继承皇位的,是你宁王朱权。

以你的本事,还有那什么系统,以及系统奖励兰中的无数宝贝。

区区蓝玉,何足道哉?

听话也就罢了,不听话,你杀了便是。

朱元璋转过身,背着手屹立在玉阶之上,两只眼宛如金灯,射落两道寒电。

“既然你诚心诚意地认错了,朕就再给你个机会。”

“去……”

老朱一指摇篮说:“征询宁王的原谅,今天这件事,朕就当没发生过。”

“啊……”

蓝玉傻眼,满朝文武也有些无语。

躺在摇篮上的朱权,在心底里快把老朱十八辈祖宗骂过了一遍。

【卧槽啊老朱!你不当人子啊!】

【劳资躺得挺平的,飞来横枪啊!】

【你搞蓝玉心态就搞蓝玉心态,关劳资屁事啊!】

【这蓝玉待会儿真过来,劳资怎么破?为难他还是为难他啊?】

看着脑中,朱权手持小皮鞭抽打跪地哀嚎的朱元璋。

老朱表示:你开心就好,爱咋咋地。

话朕说了,事儿朕办了,你想怎么处置蓝玉,那都你自个儿的事。

与朕何干?

朱元璋抿嘴一笑,优哉游哉踱步走回龙案后,靠在龙椅上,眯眼假寐。

跪在玉阶之下的蓝玉,情知没得商量,乖乖叩首称是:“谨遵圣意!”

“起来吧,去赢得权儿的原谅吧……”

老朱挥手,蓝玉领命起身,站到摇篮前拱手下拜。

“还请宁王殿下饶恕臣的不臣之心,臣定为殿下牵马坠镫、肝脑涂地。”

【你这俩成语用的,没递进关系啊?】

【你不该说:两肋插刀,上刀山、下火海,肝脑涂地嘛?】

【牵马坠镫什么鬼?劳资怎么突然就想起了‘你牵着马,我挑着担’那首歌啊?】

【哦,他来干啥来着?道歉是吧,想求得劳资的原谅是吧?嗯,可以给他发布个任务。】

朱权捏着下巴,沉吟开口:“原谅你不是不行,但本王有个小要求,你可愿意答应?”

“臣愿意。”

蓝玉没有多余的话。

既然人为刀俎、我为鱼肉,那就乖一点,不要乱蹦跶,血溅满桌对谁都不好。

“是这样的啊凉国公,本王没别的爱好,就好一口吃的。”

“我想呢,你帮我收集一百零八道天下名吃,弄一桌洪武全席。”

“这不父皇该过寿了嘛?正好当成本王给他老人家的寿礼。”

“你就辛苦下,一定要赶在九月十八前搞定哈!”

蓝玉一听,鼻子差点没气歪了。

现在是春三月,北方还是料峭韩东。

只剩下六个月时间,想走遍大江南北都难。

更别说,朱权要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寻访走动,找到一百零八道美味佳肴了。

鬼能办到啊?

“恕臣无能,此事万是办不到的。”

蓝玉高高拱手,深深下拜,头微微昂起,目光里写满“你奈我和”!

【办不到就办不到呗,你骄傲个什么劲儿啊?】

【这么理直气壮说不行,还是不是个男人了?】

【话又说回来,这蓝玉是不是没怎么光顾过他开的味极鲜啊?】

【为了溜须拍马,味极鲜黄掌柜可是早就收拾出来过一桌洪武大餐。】

【京中不少权贵都品尝过,这个蓝玉,是个穷逼还是他不照顾劳资生意啊?】

朱权脸黑了下来,眼神不善,不发一语。

“十七弟,这件事实在为难人了,凉国公办不到实属正常。”

朱标站出来打圆场,帮蓝玉说话,隐有责备朱权的意思。

朱权更不爽了。

【你算老几啊?老朱把权利交给劳资了,你逼逼啥啊?】

【不服气啊?还想做太子、住东宫啊!】

【你跟老朱说去啊……别针对劳资,劳资不欠你的,你反欠劳资一条命。】

【再敢乱逼逼,装老好人,劳资弄死你信不信?】

别趄啊权儿!那是你大哥啊……不能手足相残。

不过,话也说回来,标儿也真是的。

朕让蓝玉求得权儿的原谅,你乱插手啥啊?

明眼人都瞧得出来,这是朕让权儿施恩。

权儿又不傻,他也不是故意刁难蓝玉,他只是提醒蓝玉多去照顾他生意……而已。

这时候你跳出来,帮蓝玉说话、指责权儿,那权儿可不就觉得你朱标心有不甘,还想做太子嘛?

嘟嘟嘟……

朱元璋站起来,踱步走到龙案前,轻敲桌角。

“标儿,此事你莫要过问得好,让权儿自行处理。”

“是……”

朱标是个乖孩子,老朱让干啥就干啥,躬身行礼后退到一边,不再插手。

瞧这架势,傻子都能明白,老朱这意思,是让他蓝玉答应啊!

看着蓝玉一脸纠结的小表情,朱权脑中浮现一个经典台词:【你是为难我胖虎!】

这是嘛意思?

朱元璋脑袋顶飘起一缕白烟,两个大大的红色问号闪烁不定。

权儿总能搞出些新鲜词儿,朕在他面前,都快成文盲了。

这些话他还不说出口,想请教都没机会。

哎……

老朱打算:等和朱权摊牌那天,一定要他做一本雨露词典。

什么【gpg】,什么【为难胖虎】的,还有啥【在线等,挺急的】……

都嘛意思,一定要权儿给朕解释个明白。

最新小说: 桃源小医仙 大秦:开局秦始皇上门认亲 明末锦衣行 七夜宠姬 是你先动心 傅太太请把握好尺度 战神军王 大唐最强超神军团 极品透视医仙 开局被捕,前女友是辩护律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