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各方(1 / 1)

此时的秦昭,还不知道他的偷渡计划已经被李福猜到。

他此时刚刚度过天运河进入安宁郡地界,再有两日就能到达宁安县了。

“秦萱……”

秦昭默默向南面眺望着,眼神中既有期待,又有些担忧。

记忆中这个妹妹与他从小一起长大,直到几年前才分开。对秦昭十分亲近濡慕,且敬重崇拜。

虽然他觉得有个妹妹没什么不好,而且此时还能帮到大忙,但是也有些担心会被看出来。

毕竟他已经与过去不同了。

还好从分别至今已经有多年不见,应该不会被发现才对。

两天后,秦昭与晏青君二人联袂来到了宁安县公主府外面。

“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啊……”看着府外巡逻的侍卫,他不由感慨了一句。

眼前赫然是清一色的女兵,一个男子也无,“这就是萱儿的百花军?”

“不错,公主殿下的百花军名气还是很大的,许多会些武艺的女子都会来公主这里谋个职务。这支军队选拔标准不低,实力比起飞虎军等大夏官方军队也弱不了多少。”

秦昭点点头,走上前去对巡逻侍卫说道:“劳烦通报一声,就说上将军晏青君求见姝宁公主殿下。”

他没有提自己的名字,而是以晏青君的名义拜访。

虽然能被秦萱用作侍卫的女兵应该都是值得信任之人,但此时毕竟非常时期,还是谨慎为好。

那女兵闻言一惊,下意识看向一旁站立的女子。

晏青君见状并未开口,而是拿出一枚兵符对着她轻轻摇了摇,正是上将军令。

“请上将军稍待。”

侍卫赶忙走入府中,二人安静地在外面等待起来。

片刻之后,她走出公主府,恭声道:“公主有请,二位随我来。”

说罢便带着两人一同走入了公主府。

进了府门之后,大夏公主秦萱已经率队在前厅之外列队等候了。

秦昭抬眸看去,只见眼前十数名女子整齐站立,皆是朱唇粉面,仪表不俗。如同百花争艳,各具妍态。

但即便如此,俏立在队伍中央的女子依然艳压群芳,夺去了场中绝大多数光彩。

衣红胜枫,肤白若雪。短短几年时间,这个妹妹如今已经于记忆中全然不同,成长为芳龄十八的绝世佳人了。

她此时却毫无身为王朝公主的骄矜之色,而是一脸惊喜的看向了走入府门的那名男子。

“哥哥!”

少女乳燕投怀一般冲入秦昭的怀中。

秦昭张开双臂将少女搂入怀中,这个动作仿佛已经重复过千百遍,即为熟练。

这一瞬间,之前的一切担忧、一切思虑全部烟消云散。

“她就是我的亲妹妹,过去是,未来也是。”秦昭心中笃定。

......

东海郡邺城。

须发皆白的老人看着面前的一众弟子,轻声问道:“如今的大夏王朝,你们如何看?”

言语之中有明显的考校之意。

“横征暴敛,亡国之兆!”

开口的弟子是出身旧武国权贵之家,祖辈的仇恨流传下来,使得他对当今的大一统王朝毫无归属感和认同感。

话语之中充斥着个人情绪。

老人闻言轻轻摇头,不做评价。这个论证的对错先不谈,立场就有问题,无法做到中立客观,不足为凭!

“夏皇一统人族,立千秋万代之功业。只要他在世一天,天下无人敢有异动。”

老人这次倒没什么表示了。这名弟子说得没错,不过流于表面,算不上什么高见。

“隆之,你怎么看?”他开始点名了。

坐在下方的一名年轻弟子闻言眼神微动,随后沉稳地回答道:

“律法严苛,却不够严谨,隐患极大。不过如今夏皇尚且年富力强,还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改革,正是我等建功立业之时!”

座上老人轻轻点头,这算是说到点子上了。

不过相比于这个年轻人的想法,他却持有悲观态度。

原因无他,大夏气数不足了。而且连年征战之下,当今夏皇身体早就大不如前。

老人修行道路与众不同,修为更是高深莫测,能隐约看出这一点来。

除此之外,四国遗贵也绝不是像邵隆之所言那么好改革的。

当年夏皇都没能借着横扫天下之势将这些势力连根拔起,现在更有些尾大不掉了。

更不要提天下百姓隔阂实在太深,局面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。

虽然五国子民同属人族,但无论血脉、观念、习性,都差异甚大。

如今留给大夏的时间,却不多了。

可惜,当今夏皇太过自负,对这些隐患重视不足。虽然几个要地都派遣重军监视,但毕竟只是治标不治本。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的话,一切终会有爆发的那一天。

而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,却已经不允许他再出仕了。

暗自叹息了一声,老人不再多做点评,只是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。子非,你随我来。”

下方一坐席上的年轻男子闻声赶忙起身,随着老人走出学堂。

看着这一幕,一众弟子神情艳羡,邵隆之脸色晦暗。

学堂后的独立小屋中,一老一少相对而立。

“子非,你游学归来,有何感受?”

年轻人并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先酝酿了一番,随后眼神坚定地看向老者。

“弟子这两年在都城、东海郡、三川郡、南阳郡、泗水郡都停留了不短的时间,深感天下百姓饱受战乱之殇,苛政之苦。

“法家脱身于人族古礼,将其深化为一条条律法制度。大夏的崛起,少不了我法家的一份功劳。但我却觉得,礼不应该只有这一种解读方式。

“乱世当用重典,如今战乱平息,统治者当改用怀柔之法才是。我有心另立学派,为天下百姓求一个安稳。

“当今太子,其心仁善,在百姓中人望很高,相信未来会有我发挥所长的一天。”

说完这话,他面色略微有些忐忑,担心被老师看做是离经叛道之辈。

老人闻言却并未动怒,反而哈哈大笑道:“子非啊子非,你不必如此看我。为师年岁已大,将来还需要你将礼法之道发扬光大。”

不过他面色很快变得凝重,“但只怕你未必有这个机会啊……”

子非面带疑惑的看向自己老师。

“据我所知,白沐的驻军在昨日已离开东海郡,北山郡军队亦有异动。我还可以告诉你,南阳郡、泗水郡驻军今天同样也动了,你觉得所为何事?”

思忖良久无果之后,他拱手行礼道:“还请老师指点。”

“夏皇只怕出了意外。”

老者悠然叹息,子非神情惊骇。

......

东海郡曲城,梁氏族地。

一名年轻人正提笔挥毫,在一卷锦帛上写字。面前站着一位面容方正的中年人。

“源叔,你可注意到白沐与何广的动作?”

“自然。少爷您是在考我吗?”被称作“源叔”的中年人抚须笑道。

“小安当然不敢,”年轻人轻笑一声,“只是有些想法,需要源叔提点一二。”

“少爷请说。”

“看白沐的动作,是去了京城方向。而何广则是带兵往上阳郡南面方向移动。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但想必晏青君那里有意外发生。”

“不错,想来如今的大夏,也只有上阳郡有变故了才会如此。但这种兴师动众的调兵之法,不像夏皇的风格。”

中年人的语气中带着点忧虑,又有难以掩饰的兴奋。

“国之将乱,正是我等立业之时。”梁安书写完毕,放下毛笔从桌子后面走出。

“少爷,夏皇正值壮年,不可轻举妄动啊。”

“我明白。但我总归还年轻,时间是站在我这边的。”

中年人闻言默默点头表示赞同。

“少爷又是如何看待当今太子的?”

“优柔寡断,思想天真,不足为虑。”

“你心中有数就好。只要不急于求成,终有我武国复兴的一天。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梁安朗声大笑,双目之中精芒四射,语气里充斥着自信。

两人走出去之后,他写完的那卷锦帛被不知哪里来的威风轻轻吹起一角,其上字迹十分霸道。

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——“取而代之”!

最新小说: 从大唐开始的寻仙志异 武道大诸天 我在镇妖司养鲲探案的日子 开局被逼追圣女 大魏执笔人 重生陆压之万界妖皇 封神:开局九连抽,召唤诸天神魔 都市纨绔邪帝 嘿,妖道 穿越者修真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