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朝议(1 / 1)

两日后,夏阳宫前廷麒麟殿中,早朝再度开启。

不过这次秦昭却是以皇帝的身份主持朝政,而不再是太子监国。

“参加陛下!”众臣在左右两侧依次站好,对他行礼道。此时的站位是由礼部仓促安排,虽然官员品级制度尚未具体划定,不过大致雏形已经很清晰了。

“众卿平身。”

秦昭微微一笑,问道:“可有事上奏?”

闻言,刑部右侍郎方直率先站了出来,此人之前跟楚怀瑾关系比较近。

“臣有事起奏。”

虽然那天趁着楚怀瑾的失误,秦昭将刑部尚书一职直接安排给了余锐没有引起反噬,但这块的高层权力依然要适当倾斜一些,不能做的太过分。

加上余锐毫无根基,目前在刑部的话语权其实比较小。

“讲。”秦昭淡淡道,心里暗自猜测这几个派系会在哪方面找自己的茬。

此时的百官群臣,想来也已经听说了之前天下人共听祭文之事,那么就没理由不怀疑后来的所谓托梦与降临的事情里面没有小手段。

虽然现在不敢多说什么,但是试探必然不会少。

而他,也已然做好了准备。

只见眼前方直躬身道:“陛下,臣听说您先前下令,停止拆除各郡县之间的城墙。此乃先皇为消除曾经五国旧民之间隔阂所做决定,请陛下三思!”

秦昭点了点头,“其他人怎么看?”

一边扫视着殿下群臣,准备借机观察一下,现在朝堂上有多少山头了。

朝内有派系并非坏事,只要能相互制衡就可以。他建制的目的就在此处,一切在体系内运转,保持活力的同时,还能降低内耗。

礼部左侍郎这时也站了出来,“陛下,方大人说得有道理,先皇旨意,不可轻易修改啊。”

“还有谁有问题?”秦昭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再度问了一句。

见再无人答话,他才开口道:“那三份榜单,你们都看过了吧?”

殿内群臣面面相觑,有些人早已猜到了其中用意,有的人还并不理解。

“啪!”秦昭眼神一厉,右手猛地拍击龙椅扶手。

众人见此都是神情惊骇,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发火。

“你们就是这么当官的?!”秦昭喝道,“来个长脑子的解释一下这件事!”

就在许多人还心中惶恐,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。

余锐却已经当先站了出来,动作中没有犹豫。

“陛下此举,正是因为此时五国旧民隔阂太深,为了防止内部出现问题,才做此决定。

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既然已经知道如今我大夏各处势力蠢蠢欲动,并不安稳,怎可倒持泰阿,授人以柄?”

见到是他出来回答,秦昭不由心中暗赞。

倒不是因为他看出来自己此举的目的,而是此人能及时把握住这个树立威望的机会,说明他很聪明,最起码在做官上潜力很大,值得培养。

不愧是榜上有名的,没有白白重用。

秦昭脸色稍缓,盯着另外两名官员,“听明白了没?以后有点大局观,上奏之前多考虑。还有,方直,以后有不懂的地方多问问你的尚书大人,别闹笑话!”

“微臣知罪!”方直连忙战战兢兢地退回队伍,不敢再多言。

秦昭见状也没再继续训斥,冷淡道:“可还有其他事情上奏?”

经过刚刚的立威,一时间殿内显得有些安静。

见此情景,他心中暗自点头,准备按计划搞点大动作。

就在这时,却见文官一列最前面的一人忽然走了出来,高呼陛下。

正是楚怀瑾!

秦昭双目一凝,有些警惕。

“中书令有事请讲。”

“陛下,”楚怀瑾躬身行礼道,“我听说您前日安排工部调集四方徭役,要在各地郡县修筑高台,耗费大量人力物力,不知所为何事?此举消耗极大,今年我大夏天时不好,恐怕不宜如此妄动。”

秦昭闻言,先是双眉轻蹙,随后沉声道:“中书令言之有理,按理来讲今年应该休养生息为重,不过此事我另有安排。三个月之内,即可见效,到时一看便知。”

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朕并非不知此举的消耗,但朕详细计算过了,还在承受范围内,近期就会颁布其他政策来降低负面影响。”

说罢双眸紧盯着这位此时的文官之首。

楚怀瑾抬头与他对视了一眼,张了张嘴欲言又止。

但最终还是没有反驳,说了句“臣知道了”便退了回去。

秦昭心中松了口气,若非万不得已,他并不想现在就公布九州凝脉术的效果。

留待日后,能作为诱饵钓出来一些不安分的势力,现在说了有些浪费。

他见群臣此时没了动静,便开口说道:“前太尉晏常,劳苦功高,我欲封他为平颍侯,封地平颍县,众卿以为如何?”

过去的晏常,只是个关内侯,是没有封地的。而这次获封的平颍县,是南阳郡一处相当肥沃的土地,可以说这个奖赏相当够意思了。

群臣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,这方面大家的立场是一致的。如今晏常已经退出权力中心,给些封赏也是应有之义。

便齐声躬身道:“陛下圣明!”

“此外,从今日起,我大夏需要明确官爵分离的制度。为官者不可封爵!众卿可有异议?”

说到这里,秦昭嘴角轻挑,先看了眼子非,随后扫视着殿内群臣。

一时间朝堂之上变得有些安静。

昨日他在安排完法家那几名学生后,曾与子非单独交流了一段时间……

“陛下,我昨晚思考了一夜,对您的新制度也有了些认知。”

“说说你的看法。”

子非淡然一笑,语气自信。

“圣人治吏不治民。陛下治百官,进行核心决策。百官则负责去沟通和治理子民百姓。

“这样做,最大的好处有两点。

“第一,治民权力转移到官员身上,自然增强其责任感。

“其二,皇权更为集中,也方便陛下进行管理。”

秦昭点点头,面带笑意。这话说到点子上了,只不过提的比较隐晦。

有些事不方便说出来。

官府治民,任何事情都能直接责任到人,出了事自有官员顶锅,更方便他这个做皇帝的在中间斡旋。

毕竟,圣皇高居庙堂,自然不会犯错。

但与此同时,他自己的权力反而进一步得到增强,对臣子话语权加重,甚至可以做到强制分工的地步,大大提升效率。

“你有什么补充意见吗?”

子非早有想法,沉声道:“官爵分离必须贯彻下去,如今太尉舍弃自身小利成全陛下,正是个绝好的机会!”

秦昭闻言若有所思,点点头,“很好,你继续说。”

“官职所以任贤也,爵禄所以赏功也。爵位者,有经济利益没有权力。而文官体系,则是负责管理,享受政治权力。”

“说的不错,这确实是个机会……”秦昭的思路也逐渐清晰起来。

听到他的认可后,子非语气也变得更为自信。

“行政体系纯粹之后,才方便管理,将爵位从行政系统剥离出来,至少也要屏蔽在中央权力之外!”

最新小说: 武侠之变强全靠吃 合道 大荒扶妻人 河伯问道 大衍护国仙师 模拟修仙:开局全点悟性了 奈何神尊太撩人 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 穿越后的我在灵能星空当总督 论惹事我是专业的